【環球軍事報道】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網站12月23日文章,原題:中國的三角外交 尼克鬆和基辛格時期,大博弈在蘇中美之間展開。思路是利用深層次文化差異及邊界衝突讓兩個共產黨國家互相猜疑、爭鬥。如今,角色顛倒了,中國似乎掌控了主動,正利用美俄間的敵對,達到北京的目的。
  雖然“戰略不信任”決定了當今的美中關係——特別是涉及美國“亞洲轉向”等問題,但兩國都避免了會導致重演冷戰或引發熱戰的對抗行為。北京用“六個堅持”原則表明,不會接受在國際事務中充當美國的小伙伴角色。在全球影響力的爭奪中,中國有自己的原則。
  在三角的另一邊,中俄似乎越走越近,從石油大單、聯合軍演到反恐合作,對朝鮮、伊朗和烏克蘭等問題也有相似政策。觀察家吉爾伯特·羅茲曼說,“在儘力削弱西方在各自地區的影響力的鬥爭中,莫斯科和北京想要避免本國的極端民族主義影響到共同的國家利益。”
  但錶面現象可能騙人:中俄間存在不少緊張元素,主要源自舊時衝突及當前問題。中國相對俄具有巨大經濟優勢,這與蘇聯時代迥異,肯定會引起俄擔憂。俄插手鄰國事務,則會勾起中國人對邊界衝突和俄“大國沙文主義”的記憶。另外,中國所構想的亞洲秩序也沒給俄留下空間。而普京雖然東望尋求新貿易協議,但事實仍是,俄與歐盟的貿易是對華貿易的5倍多。
  簡言之,認為中俄新結盟會給美國及盟友帶來麻煩的說法似乎誇大了。讓北京與莫斯科聯手的是兩國所反對的——即美國咄咄逼人的外交,而非共同日程。
  從尼克鬆時代的經驗看,戰略三角的其他兩邊在外交上不可避免是不平衡的。當初對華盛頓而言,美蘇關係遠比對華關係重要——也更敵對。如今,對北京來說,中美關係遠比對俄關係重要。
  不管怎樣,中俄美不得不更加小心謹慎,避免彼此對抗。這或許有助於解釋如今中國為何推行三角外交,且方式更加“柔軟”。▲  (原標題:加媒:美不怕中俄結盟 俄干涉鄰國令中國人反感)
創作者介紹

零時零分

gn25gntjh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